1. <th id="z0fxi"></th>

      <nav id="z0fxi"><optgroup id="z0fxi"></optgroup></nav>
    2. <li id="z0fxi"><tr id="z0fxi"></tr></li>

          <th id="z0fxi"></th>

          <rp id="z0fxi"></rp><li id="z0fxi"></li>
          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制造 >> 正文

          成立五大“軍團” 華為如何“作戰”

          2021年11月8日 07:18  北京商報  

          雖然烏云密布,但總能撥云見日,說的就是華為。11月4日,據華為心聲社區發布的視頻內容,華為成立了煤礦“軍團”、智慧公路“軍團”、海關和港口“軍團”、智能光伏“軍團”和數據中心能源“軍團”,這五大“軍團”與原有的三大BG等級相同,具有很大的獨立性!败妶F”的成立被業內認為是華為在當前環境下做出的組織變革,不過,從華為過去的發聲中可以看出,這家公司早有變革的苗頭。華為已不滿足于在已有業務上精挑細選,而是將自身的技術優勢應用于其他大型業務領域,未來的華為會成長為什么模樣,或許可以設想一下。

          變革的必要性

          從華為發布的視頻可以看到,華為董事長梁華,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徐直軍、胡厚崑,華為常務董事、消費者業務CEO、智能汽車解決方案BU CEO余承東,華為常務董事、運營商BG總裁丁耘等高管出席了大會。

          視頻中,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慷慨激昂,他講道:“和平是打出來的,我們要用艱苦奮斗、英勇犧牲,打出一個未來30年的和平環境,讓任何人都不敢再欺負我們,我們在為自己,也在為國家,為國舍命,日月同光,鳳凰涅槃,人天共仰,人們會記住你們的,等我們同飲慶功酒的那一天,于無聲處聽驚雷!

          其實華為成立“軍團”并不是最近才發生的事。據悉,華為“軍團”由任正非制定并督導。早在今年4月,華為就悄然成立了煤炭“軍團”,由原華為運營商BG總裁鄒志磊任董事長;10月,華為正式成立另四個“軍團”,楊友桂擔任數據中心能源“軍團”CEO,陳國光擔任智能光伏“軍團”CEO,荀速擔任海關和港口“軍團”CEO,馬悅擔任智慧公路“軍團”CEO。

          這樣的改革措施,也是華為處在如今困境下的一個探索機會。 

          從今年公布的一季度、上半年和前三季度財報中可以看出,華為的業績已經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美國禁令的影響。一季度,華為實現銷售收入1522億元,同比下降16.5%;上半年,華為實現銷售收入3204億元,比去年的4540億元同比下降29.4%;前三季度,華為銷售收入為4558億元,比去年的6713億元下滑32.1%。隨著時間推移,業績下滑幅度在逐漸加大。

          “軍團”與“BG”

          那么,“軍團”到底是什么?和華為本身的“BG”又有何區別呢?

          電信分析師馬繼華認為,這個“軍團”類似于戰爭中為了特定戰役目標組建的方面軍或軍事集團,也類似于政府經常組建的“專班”,有利于統一指揮和協同作戰,具有很大獨立性。

          按照任正非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的說法,“軍團”模式是從谷歌那里學到的,就是把基礎研究的科學家、技術專家、產品專家、工程專家、銷售專家、交付與服務專家全都匯聚在一個部門,縮短了產品進步的周期。把業務實行顆;,這是“軍團”模式,在華為,煤炭是第一個采用軍團模式的。

          在近幾年的講話和致辭中,任正非和華為高管也不止一次提到過“谷歌軍團”。因此,啟用“軍團”這樣的組織模式,對華為來說應該也不是臨時起意。

          北京商報記者查詢了過往的資料,據《紐約時報》2004年的報道,Google有一個神秘軍團——由博士組成的軍團。

          據《紐約時報》的分析,2004年有3萬多員工的微軟,創新卻比不過不到2000人的Google,原因在于微軟的開發模式沒有Google效率高,當時微軟700多名研究員基本都是博士,但他們的研究和微軟的開發相脫節,而Google則是研究和開發不分家,幾乎所有開發人員遇到實際問題需要研究時,沒有可以指望的研究做后盾,只能自己做研究。

          與“軍團”相反的模式,據相關分析,稱為“反軍團模式”,就是研究、工程、產品、銷售、交付各自成獨立部門,每項業務的推進都需要不斷進行跨部門來協作。

          兩種模式各有利弊,簡單來說,“軍團”模式對員工的要求很高,必須有足夠的人才儲備,類似于今天網絡上所說的“六邊形戰士”,優點在于效率高、運轉靈活,缺點在于時間長了會“各自為政”,或許還會導致重營收而輕研發;而“反軍團模式”的優點在于“術業有專攻”,缺點是效率較低、時間和人力成本高昂。 

          當然,華為的“軍團”模式必定會在以往谷歌或者其他公司的經驗和教訓上有所調整,至于具體如何做到趨長避短,還有待進一步探究。

          5G+AI的行業應用

          從這五大“軍團”的名字中可以看出,華為的業務領域在不斷拓展,這里的拓展當然不是指華為要直接從事其他領域的垂直業務,而是將自身的5G、云、AI等技術應用于能源、光伏、公路等行業和場景。

          今年9月,任正非在與華為科研人員談創新座談會上就曾指出,從現實的商業角度來看,華為要聚焦在5G+AI的行業應用上,要組成港口、機場、逆變器、數據中心能源、煤礦等“軍團”,準備沖鋒。

          “華為選擇了五個最具有市場價值和自身能力匹配度高的領域作為轉型發展的突破口,集中前后端資源開展一體化影響,是其多年來銷售攻堅‘狼性文化’的一貫作風!瘪R繼華說,這幾大“軍團”的方向都是5G和AI最具有實用價值和易開發的部分,大部分和新基建有關,可以充分發揮華為固有的研發生產能力。

          以煤炭為例,首先在政策上是支持的。去年3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國家能源局等八部門聯合印發《關于加快煤礦智能化發展的指導意見》,全面啟動煤炭行業新基建,進一步明確強調在礦山行業把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推進,助力礦山行業轉型升級。

          今年2月,華為與晉能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山西云時代技術有限公司等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聯合成立的“智能礦山創新實驗室”在山西太原揭牌。4月,華為即成立煤礦“軍團”。

          任正非公開表示,華為把信息通信技術應用到礦山中,最主要是幫助煤礦實現智能化。他舉例說,目前山西的井下瓦斯預警防爆系統做得很好,但是要用4根線連接,其中有2根電源線、2根信號線,當華為技術應用到井下后,瓦斯傳感器就不再需要線了,向上傳輸用無線電,不僅在坑道里可以隨意布置,而且可以隨著礦機任意前進,不需要因為布線導致礦機的采掘移動進展變慢,從而提高產出能力。

          同理,華為可以繼續將自己的技術應用到其他非煤礦山,以及其他非能源領域。

          至于未來五大“軍團”和華為本身的業務板塊如何協同發展,華為方面回應北京商報記者稱:“這是個成立大會,其他內容這次沒有特別說!

          近幾年,華為的經歷和經驗為其他企業敲響了警鐘,要時刻記得居安思危。俗話說“窮則思變”,可若是真到了絕路才開始考慮改變,或許一切都晚了。(北京商報)

          編 輯:值班記者
          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本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如網站內容涉及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聯系電話為86-010-87765777,郵件后綴為#cctime.com,冒充本站員工以任何其他聯系方式,進行的“內容核實”、“商務聯系”等行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相關新聞              
           
          人物
          新華三何寧:助力運營商加速云網融合 推動ToB業務快速發展
          精彩專題
          專題報道丨2020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
          專題報道丨山至高處人為峰,中國5G信號覆蓋珠穆朗瑪
          專題報道丨助力武漢"戰疫",共鑄堅強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產業盤點暨頒獎禮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一个人免费观看视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