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z0fxi"></th>

      <nav id="z0fxi"><optgroup id="z0fxi"></optgroup></nav>
    2. <li id="z0fxi"><tr id="z0fxi"></tr></li>

          <th id="z0fxi"></th>

          <rp id="z0fxi"></rp><li id="z0fxi"></li>
          首頁|滾動|國內|國際|運營|制造|監管|原創|業務|技術|報告|測試|博客|特約記者
          手機|互聯網|IT|5G|光通信|LTE|云計算|芯片|電源|虛擬運營商|移動互聯網|會展
          首頁 >> 業界名博 >> 正文

          元宇宙還沒捂熱,Web3又是什么鬼

          2021年12月13日 14:41  闌夕  

          互聯網前沿概念快要不夠用了。

          曾經短暫擔任過美國貨幣監理署代理署長的Brian Brook,在最近一場國會聽證會上向議員們解釋何為Web3的視頻片段受到盛傳,被第一時間加上中文字幕之后,更是徹底的內外兩開花。

          Brian Brook是律所出身,長期從事院外活動,最大的成就包括為Coinbase掃清了上市前的合規障礙,然后加入美國貨幣監理署,因其對加密貨幣的友好立場,被炒幣者們視為他們打入官僚集團的一棵暗樁。

          特朗普一度提名Brian Brook正式統管貨幣監理署,但因連任選舉失利而無疾而終,Brian Brook在內閣清洗時辭去職位,接著加入了剛剛加冕所謂“華人首富”的趙長鵬創建的幣安,不足半年又已離開。

          Web3據說會是互聯網的未來,吊詭的是,所有言必稱未來的聲音,都跳過了論證過程,而是直接把這個結論當作既成事實甩了出來,接著便是難懂的話,什么“DAO”“DeFi”“NFT”“Crypto”之類,引得眾人都蚌埠住了,店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不要誤會,我對Web3沒有任何敵意,作為Web2時代——哦,我們那會兒還叫Web 2.0——的親歷者,我太懂得這種激動人心的情緒是如何激發的了,事實上,烏托邦的魅力,就在于它似乎觸手可及的美妙。

          TapTap的創始人黃一孟說他在十幾年前的上海做VeryCD時,和豆瓣的阿北、Mtime的馬銳拉一起約在星巴克里,商量怎么把三家網站的電影資料用開放協議打通:

          “那是Web2.0的黃金年代,大家都認為開放是理所應當的,各網站各司其職拼湊起一個更豐富的互聯網。無需登錄注冊的API、RSS、XML導出都是當年的標配!

          而現在呢,TapTap嚴格遵守蘋果公司的規章,作為一款手游分享社區,其iOS客戶端連下載游戲的按鈕都無法出現,豆瓣剛剛被累計處以10次頂格罰款,并因濫用隱私被強令從部分應用商店下架,而馬銳拉則早就賣掉了Mtime,如今做著“從Notion身上得到過很多啟發”的仿Notion應用。

          1998年修訂的“新華字典”誠不我欺,張華、李萍以及大家都有光明的前途。

          無論如何,即使是過去二十年的受益者,也認為Web 2.0的革命果實被竊取了,至于這名潛行的盜賊究竟來自何處,卻又呈現出高度的不確定性。

          有說是Facebook這種超級平臺的,人人皆可生產內容的盛世,變成了人人皆在為平臺打工的真相,回報也淪為了碎銀和湯水。

          有說是蘋果這種生態巨頭的,封閉的App終結了開放的Web,數據的流動性從此停滯,大家都在花園里被精致的圈養了起來。

          有說是算法和監管的,信息的過剩把人們都困在了予取予求的繭中,而各國政府也都相繼意識到了網絡不是法外之地的必要性。

          問題在于,盡管歷史迫切的需要一個解釋,解釋互聯網是如何走到今天這種糟糕境地的,但是發生的終究已經發生了,再多的觀測都是無法干預的,在當下的時間線,尊貴偉大的蕾皇陛下一定抵達了忠實于他的B站。

          橫空出世的Web3有一點好,就是跑得比誰都快,就在古典互聯網的遺老遺少們還在追憶似水年華時,發明古典互聯網這個詞的人們已經開始鼓吹不破不立了,在歷次前沿概念的宣傳里,都有他們的身影。

          NFT出來的時候,是他們在熱炒數字收藏品,元宇宙出來的時候,是他們在推Dapp里可以挖礦買房,幾年前的ICO沒能成功,于是又換了DAO出來接客,最新的概念則是Web3,不出所料的,再次被稱作是具有劃時代的價值。

          一次可以是巧合,兩次也可以是,次次都有你們這幫人,不太對勁兒吧?

          只能說,幣圈一日,人間三年,不愧是專業的互聯網革命發行商,永遠在激動的征程上,就是從來不出合訂本。

          在Brian Brook的視頻里,他的那句典型游說話術——“要確保Web3革命發生在美國”——不僅穿透了參議員們的小心思,也擊碎了簡中幣圈的小算盤,一個個的熱淚盈眶,高呼新的競爭已經到來。

          過于廉價的共情,只是濫情而已。

          我多少還是能夠理解這套玩法的本質,因為手里只有一個錘子,所以看什么都是釘子,也只能是釘子,一切都是體制問題,一切也都可以通過數字錢包和記賬來解決,奪回我們的互聯網所有權,就從買幣開始,小伙子,我看你天賦異稟,必是武學奇才,我手里有幾個幣,要不考慮考慮……

          是的,我們都躺在陰溝里,需要有人仰望星空,不過要小心的是,那片星空可能只是一頂帳篷的畫布。

          Web3的理念當然很好,一個由所有用戶參與構建并擁有產權的去中心化互聯網,沒有理由不會吸引那些對數字世界依舊懷有理想主義的技術愛好者,但是復雜的問題永遠不可能被簡單化的抹消,尤其是兜售萬能藥片的行為,都是在尋找下一茬韭菜罷了。

          我還記得在古舊的Web 2.0時代,P2P技術也曾代表過互聯網的未來,人人皆可付出和人人皆可獲益的去中心化機制,一度提供了無比寬廣的想象空間。

          那時,迅雷因其拒絕回饋的“吸血”設計而遭遍地喊打,各大論壇盛行的句子是“做一個有種的男人”,海盜灣沒有被接連不斷的官司纏身,Aaron Swartz也還沒有自殺。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迅雷諷刺性的成為了唯一活下來的上市公司,喬布斯用iPod和“你可以不用做一個小偷”挽救了被逼到懸崖邊的唱片公司,Netflix覆蓋了全球兩百多個國家,而中國的網民也獲得了超前點播這種追劇福利。

          大家依然都有光明的前途。

          倒是在隱秘之處,仍有少數PT站點遵循著古老的法則,只有參與多少資源的貢獻,才能得到多少資源的分配,這反而是跨越時空的呼應了Web3的主張,卻也四野寂寥,充分證明了喊出革命的人和參與革命的人往往不是同一撥。

          就用一個Web3的近景實例結束這篇文章吧:

          OpenSea是一個NFT交易所,你能想到的所有新概念,這家公司都用上了,總之互聯網革命濃度超標就是了。

          因為管理團隊多次表示Web3將是公司的未來,讓那些新概念的擁護者們大為感動,他們不惜注冊了多個賬戶,在OpenSea的交易所里自發“刷單”,只為幫助OpenSea提高流水振興營收,并在一切社交媒體上不遺余力的為其站臺,振臂高呼Web3的革命就此降臨。

          這群自來水當然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在他們的計劃里,OpenSea火了之后必然會發行代幣融資,并向社區里的活躍賬戶空投代幣用以表達感謝,他們接下來便可以將代幣賣掉變現,享受公司壯大的回報。

          簡直是贏麻了,有沒有?

          結果,OpenSea確實火了,也決定了擴張發展,但其融資形式,卻依然選擇了傳統的上市交易所,打算上市發行股票。

          消息傳出,OpenSea的那些鐵粉們整整齊齊的心態崩了,你的業績來自我們作為Web3原住民的集體貢獻,沒想到轉頭就被賣了,你去了Web2的世界向那些用紙鈔的原始人類分享收益,這也太無恥了。

          一夜塌房,就很好笑。

          如果說短暫的上網沖浪經歷教會了我什么,那就是無論在哪個宇宙、哪層Web,人性從來不曾改變,天下熙熙,那片動輒浮現在諸位眼前的應許之地,恐怕也只會永遠在應許的過程里。

          編 輯:章芳
          聲明:刊載本文目的在于傳播更多行業信息,本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如網站內容涉及作品版權和其它問題,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本站聯系電話為86-010-87765777,郵件后綴為#cctime.com,冒充本站員工以任何其他聯系方式,進行的“內容核實”、“商務聯系”等行為,均不能代表本站。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相關新聞              
           
          人物
          長飛總裁莊丹:光纖光纜行業邁入第三輪增長周期
          精彩專題
          專題報道丨2020年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
          專題報道丨山至高處人為峰,中國5G信號覆蓋珠穆朗瑪
          專題報道丨助力武漢"戰疫",共鑄堅強后盾
          2019年信息通信產業盤點暨頒獎禮
          CCTIME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報價 | 聯系我們 | 隱私聲明 | 本站地圖
          CCTIME飛象網 CopyRight © 2007-2021 By CCTIME.COM
          京ICP備08004280號-1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802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0771號
          公司名稱: 北京飛象互動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未經書面許可,禁止轉載、摘編、復制、鏡像
          一个人免费观看视频大全